古诗视频

主页 > 文化导航 > 古诗视频 >

雁门太守行

作者:唐·李贺 10

这是一首描写战争场面的诗。此诗用浓艳斑驳的色彩描绘出了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,最后一句引用典故写出将士誓死报效国家的决心。全诗意境苍凉,格调悲壮,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艺术魅力。

开头两句“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”,写战争形势的紧迫,渲染了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。首句用“黑云”作为比喻敌人来势凶猛,以“压”这个动词来加强此种势态的描写,再以“欲摧”来补足这种来势之猛烈,刻画了危险的情状。一个“压”字,把敌军人马众多,来势凶猛,以及交战双方力量悬殊、守军将士处境艰难等淋漓尽致地揭示出来。第二句转写我方守军斗志昂扬和严阵以待、准备应战的情形。“甲光”,指战士盔甲日光照射下闪耀着鳞鳞金光,“开”字,下笔劲拔,形象地展示出将士们饱满的情绪,见出战阵井然有序地次第排开。“黑云”与“金鳞”形成鲜明的对比,相互映衬。这两句一抑一扬,状景含情,褒贬分明。描绘的画面栩栩如生,形象感人:敌军如黑云翻滚,凶猛的向我孤城扑来,大有城倾郭摧之势。然而,我方将士泰然不惧,整装披甲,在日光照射下,金甲闪金光,气宇轩昂,正准备出击。

三四句“角声满天秋色里,塞上燕脂凝夜紫”写悲壮激烈的战斗场面。上句点明时令,下句交代作战地点。作者没有从正面描绘两军短兵相接、兵刃交加的厮杀场面,对这场与强敌拼死的厮杀描写,一语不及兵刀交加的情景,只用“秋色里”“角声满天”暗示出来。“角声满天”不就是催战的鼓角齐鸣,声震天地么。“紫”指塞上紫色泥土。“燕脂”即“胭脂”,指边防将士所流血的颜色,暗示守边将士死伤惨重。使读者仿佛看到了胭脂般殷红的血迹,在浓重的夜幕下凝结成一片紫色。一个“满”字,扩大了激战的场面,反映出边防将士英勇杀敌的冲天气势。一个“凝”字,形象地描绘出边防将土血流遍地的结果,即牺牲的重大,烘托出战斗的激烈。

五六句“半卷红旗临易水,霜重鼓寒声不起”,写被围孤城的戍边将土寒夜突围,奇袭敌军的情景。“半卷红旗”写风大,表现出败阵后的低抑气氛。“临易水”,使人想起了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土一去兮不复还”那样—种壮怀激烈的豪情,暗示出将土们已作好为国捐躯的准备。“霜重鼓寒”写天寒,说明将士顶风冒寒作战,可见战斗的艰苦卓绝。“声不起”,是用鼓声不振写军势将烈,已流露出浓重的悲剧气氛。后一句写虽然鼓声不起而仍在敲击,说明虽败而心志不屈。寒秋深夜,霜严风劲,战鼓嘶哑,红旗半卷,边地将士进军易水,夜袭敌兵的情景,俨然如画。一个“临”字,刻画出边地将土突围的威猛气势和必胜信念。一个“重”字,把寒冷描摹得好像有斤两可称,气氛低沉。这两句语言凝练,景象苍凉,荡人肺腑。

末两句“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”,写将士们捐躯报国的决心。“黄金台”是战国时燕昭王在易水东南修筑的,传说他曾把大量黄金放在台上,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揽天下士。作者引用这个典故,写出将士们报效朝廷的决心。这两句是全诗的主旨。作者生活在国势日衰,战乱纷起的唐朝后期,西有吐藩扰边,北有回纥、奚、契丹作乱。他们各霸一方,时而联合叛上,时而恃强兼并,个个虎视眈眈,欲吞王室。作者作为唐宗室后裔,尽管平生倍受压抑,壮志未酬,但对于藩镇势力是切齿痛恨的。他希望朝廷能像燕昭王那样选贤任能,平定四海。这种思想反映了人民反对分裂,反对叛乱,维护国家统一的愿望。
李贺的诗歌往往往具有奇谲求新、独树一帜的特点,在该诗中就有鲜明的表现。贯串在他的艺术创造中的是想象力惊人的丰富奇特,简直近于奇诡,脱尽常规,出人逆料,新奇引入。这一显著特点广泛表现上选材谋篇、描写造境、遣词用字各个方面。

想象丰富。由藩镇叛乱猖獗凶猛的气势,想到滚滚黑云弥漫,笼罩整个边城,进而再想到孤城危急,惨杀将临,可谓涉想新奇。诗末,诗人想象的羽翼一跃而飞腾到“黄金台”上,充分表现出他报国的强烈感情。这种丰富的想象,既突出了诗的主题,又开拓了诗的境界,增强了艺术感染力。

构思新奇。这首诗是写战事的,但却没有只字直接描写车毂交错、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,而是着重渲染气氛、通过战斗,气氛的层层渲染,步步蓄势,使作品的主题鲜明而又突出。“黑云压城”、“金鳞开”,写出了形势危急的紧张气氛;“角声满天”、“凝夜紫”,写出了战斗的激烈气氛;“临易水”、“声不起”,写出了悲壮的气氛,这就为作者抒发壮志创造了一个典型的氛围,大大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。

色彩秾丽。作者善于着色,以色感人。一般来说,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,不易用艳丽的色彩来描绘,但这首诗几乎句句有鲜明的色彩。作者巧妙地把金色、胭脂色、紫色、红色,以及黑色、白色等交织在一起,构成了色彩斑斓的画面。如运用“黑”、“金鳞”等词,使描绘的对象,景物色调更加秾丽鲜明。我们初看“黑云”句,感到不知作者要说什么,待看罢“甲光”句,细细品味,才觉豁然开朗。作者以奇丽炫目的色彩对比,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气势生动,神采丰满的边防将士守城图。又如,用 “胭脂”来描绘边防将土的血迹,给人以惨痛之感,等等。这些秾丽的色彩描绘,饱含着作者对守边将士的炽热感情,对叛兵的切齿痛恨。既奇诡又新颖,表现了作者丰富奇特的想象力,这样写,不仅突出了作者鲜明的爱憎感性,更重要的是加重了作品惨烈悲壮的战斗气氛,使作品具有了浑融浓郁的意境。

动静相生,以静衬动。作者从“动”和“静”的不同角度对战斗气氛进行烘托渲染,增强了激战的真实感。军临易水,速行悄然,动中有静,鼓音沉哑,槌击无声,静中有动。这些都给人以杀斗惨烈的实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