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视频

主页 > 文化导航 > 古诗视频 >

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

作者:唐·韩愈 10

这是一首七言律诗,作者韩愈因反对当朝皇帝唐宪宗“迎佛骨”被贬为潮州刺史,此诗抒发了作者内心郁愤以及前途未卜的感伤情绪。全诗熔叙事、写景、抒情为一炉,诗味浓郁,感情真切,对比鲜明,是韩愈诗七律中的精品。

潮州在今广东东部,距当时京师长安有数千里之遥,路途的困顿是不言而喻的。当韩愈到达离京师不远的蓝田县时,他的侄孙韩湘赶来同行。韩愈此时悲歌当哭,挥笔写下了这首名篇。全诗大意是:早上向皇帝进献了一篇谏言书(即《谏佛骨表》),晚上就被贬谪要到八千里之外的潮州去了。我的本意是为皇帝除去有弊端的、不好的事情,虽然知道忠言逆耳,可能招致“龙颜大怒”,但我不是因为年老体衰就吝惜生命的人。眼前,天边的云彩横在秦岭之间,我的家人尚且不知道在哪里,厚厚的白雪积压在蓝田关口,让我的马儿都不肯前行。我的侄孙韩湘子啊,我知道你远道而来陪着我肯定有你的情意,刚好,可以在我命陨于瘴江边上的时候为我收敛尸骸。这首诗和《谏佛骨表》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,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。

首联“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阳路八千”,直抒自己获罪被贬的原因。他说,这个“罪”是自己主动招来的。就因那“一封书”之罪,所得的命运是“朝奏”而“夕贬”。且一贬就是八千里。

颔联“欲为圣明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”,直书“除弊事”,认为自己的“朝奏”《谏佛骨表》是正确的,申述了自己忠而获罪和非罪远谪的愤慨,富有胆识。此联有表白,有愤慨,而表达却颇为含蓄。“肯将衰朽惜残年”,大有为匡正祛邪义无反顾的勇气。

颈联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”,就景抒情,情悲且壮。韩愈在一首哭女之作中写道:“以罪贬潮州刺史,乘驿赴任;其后家亦谴逐,小女道死,殡之层峰驿旁山下。”可知他当日仓猝先行,告别妻儿时的心情如何。韩愈为上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“家何在”三字中,有他的血泪和愤怒。这两句一回顾,一前瞻。“秦岭”云横而不见家,也不见长安。“云横”、“雪拥”,既是实景,又不无象征意义。“蓝关”形容关山险恶,归途渺渺,前途茫茫,“雪拥蓝关”语意双关,明写天气寒冷,暗写政治气候恶劣。“马不前”其实是人不前,三字中流露出作者英雄失落之悲,表现了作者对亲人、对国都的眷顾与依恋。

尾联“知汝远来应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”,扣题目中的“至蓝关示侄孙湘”。作者远贬,严令启程,仓促离家;而家人亦随之遣逐,随后赶来。当诗人行至蓝关时,侄孙韩湘赶到,妻子儿女,则不知尚在何处。这两句是说,我知道你远道而来另有心意,正好在瘴江边把我的尸骨收清。结语沉痛而稳重。《左传·僖公三十二年》记老臣蹇叔哭师时有“必死是间,余收尔骨焉”之语,向侄孙从容交代后事,进一步吐露了凄楚难言的愤激之情。

从思想上看,此诗与《论佛骨表》,一诗一文,可称双璧,很能表现韩愈思想中进步的一面。从艺术上看,此诗是韩诗七律中的佳作。沉郁顿挫的风格近似杜甫。沉郁指其风格的沉雄,感情的深厚抑郁,而顿挫是指其手法高妙:笔势纵横,开合动荡。如“朝奏”、“夕贬”、“九重天”、“路八千”等,对比鲜明高度概括。一上来就有高屋建瓴之势。三四句用“流水对”,十四字形成一体,紧紧承接上文,令人有浑成之感。五六句宕开一笔,借景抒情。“云横雪拥”,境界雄阔。“横”状广度,“拥状高度”,二字有力。全诗大气磅礴,卷洪波巨澜于方寸,能产生撼动人心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