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视频

主页 > 文化导航 > 古诗视频 >

使至塞上

作者:唐·王维 10

这是一首边塞诗,为五言律诗。开元二十五年(737年)三月,河西节度副使崔希逸和吐蕃作战获胜。王维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奉使前往劳军。这首诗即记述这次出使途中所见所感,记述了出使塞上的旅程以及旅程中所见的塞外风光,是一首纪行诗。

对这首诗的理解,有两种意见:

其一,认为此诗既反映了边塞生活,同时也表达了诗人由于被排挤而产生的孤独、寂寞、悲伤之情以及在大漠的雄浑景色中情感得到熏陶、净化、升华后产生的慷慨悲壮之情,显露出一种豁达情怀。首联两句交待此行目的和到达地点,诗缘何而作。颔联两句包含多重意蕴,借蓬草自况,写飘零之感。颈联两句描绘了边陲大漠中壮阔雄奇的景象,境界阔大,气象雄浑。尾联两句写到了边塞,却没有遇到将官,侦察兵告诉使臣:首将正在燕然前线。

其二,认为全诗歌颂了大唐帝国的强盛,抒写了诗人自己为国履艰涉险的壮志,表现了作者向往、热爱祖国边塞的豪情和昂扬向上的精神。诗的首联写奉命出使塞上的目的和已到的地界。“单车”无孤独之感,有独当重任之意,自豪之情溢于言外。颌联写出塞,“征蓬”非“孤蓬”“转蓬”,给人以豪迈之状而无忧悒之色。“出汉塞”“入胡天”,字工句健,意象阔大。颈联写作者使至塞上所见边地奇特壮丽的风光,画面宏阔,气象雄奇。尾联写途中喜闻已军战胜敌人的捷报,以及首将正督战前线的消息,语透雄豪,自有一种喜不自胜之意。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这幅壮美的塞漠风光图则成为“千古壮观”的绝唱,为后世所欣赏、推崇。全诗字平色单,却是平中出奇,单中显像,大家手笔,浑然天成。

首联“单车欲问边,属国过居延”,交代出使的缘由和经过的地方。这两句是说我轻车简从出使边塞去慰问将士,要经过西汉时的属国居延。“单车”表明此次出使装备简单,随从不多。“过居延”点明出使行程遥远,要经历居延国,到达西北边陲。居延在今甘肃张掖西北。虽是交代出使目的和行程的语句,但作者的孤独、寂寞和抑郁之情,仍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。而后一句说身过“居延”这特殊的地域,则成为诗中描绘的风光景物的根据。

颔联“征蓬出汉塞,归雁入胡天”, 这二句包含多重意蕴。由“归雁”可知,这次出使边塞的时间是春天。“征蓬出汉塞”,枯干的蓬草在春风中纷飞飘卷,故称“征蓬”。这一句是作者借蓬草自况,写内心深处的飘零之感。古诗中多用飞蓬比喻漂流在外的游子,这里却是比喻一个负有朝廷使命的大臣,正是暗写诗人内心的激愤和抑郁。与首句的“单车”相呼应,万里行程只用了十个字轻轻带过。诗人孤独地飘出汉塞,又像归雁一样凄凉的飞人胡天边塞。去国离乡,感情总是复杂万端的。“征蓬”于作者,是正比,而“归雁”则是反衬。在一派春光中,群雁北归旧地繁衍生息,是其生存规律使然,诗人迎着漠漠风沙象蓬草一样飘向塞外,景况自然不同。大约作者这次出使,已自心境不佳,并不同于汉司马相如初得武帝青睐,出使西南夷那样的威风、气派。作者的失意情绪或者同朝廷政治斗争有关。一向器重诗人的宰相张九龄即于本年四月贬为荆州长史。

颈联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写景,这两句诗所描写的景象境界弘大,气象浑厚。这一联由两个画面构成,第一个画面是“大漠孤烟”。作者置身于大漠,展现在眼前的是这样一副黄沙莽莽,苍天无际的浩瀚。昂首远望,不见草木,断绝行旅,但见长天尽头有一缕孤烟在升腾,为这边塞荒漠骤然增添了一点生气。烽烟是边塞的典型景物。“孤烟直”,突出了边塞气氛。从画面构图的角度说,在碧天黄沙之间,添上一柱孤烟,成为整个画面的中心,自是点睛之笔。另一个画面是“长河落日”。时值傍晚,作者俯瞰婉蜒的黄河故道,落日低垂河面,河水闪着粼粼的波光。这是怎样美妙的时刻啊,作者只标举一个“圆”字,即准确地说出河上落日的奇观,平添了河水吞吐日月的宏阔气势,从而整个画面更显得雄奇瑰丽。这首诗所以脍炙人口,主要在于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这一联写景艺术的绝妙。短短十个字,抓住了塞外最典型的特征。边疆沙漠,浩翰无边,所以用了“大漠”的“大”字。边塞荒凉,没有什么奇观异景,烽火台燃起的那一股浓烟就显得格外醒目,因此称作“孤烟”。一个“孤”字写出了影物的单调,紧接一个“直”字,却又表现了它的劲拔、坚毅之美。沙漠上没有山峦林木,那横贯其间的黄河,就非用一个“长”字不能表达作者的感觉。落日,本来容易给人以感伤的印象,这里用一“圆”字,却给人以亲切温暖而又苍茫的感觉。一个“圆”字,一个“直”字,不仅准确地描绘了沙漠的景象,而且表现了作者的深切的感受,作者把自已的孤寂情绪巧妙地溶化在广阔的自然景象的描绘中。这两句通俗自然而又有力地勾画出塞外风光的苍莽、孤寂、奇丽、壮阔,清末文学家王国维称誉此联诗境为“千古壮观”(《人间词话》)。

尾联“萧关逢候骑,都护在燕然”以事作结,询知都护此时所在,从“候骑”口中得知“在燕然”,作者的使命也即将完成。诗的收束,顺其自然。“侯骑”即骑马的探子(侦察兵),“都护”为边疆重镇都护府的长官,这里代指崔希逸。这两句说在萧关遇到侯骑,听说都护正在燕然山。燕然山即今蒙古境内的杭爱山,崔希逸破吐蕃不会到那儿去,诗人这里是用东汉窦宪的典故。窦宪曾大破匈奴,登离边塞三千余里的燕然山刻石纪功。“都护在燕然”一句将崔希逸比作窦宪,说他正在胜利的最前线,切此度出使的事由。结联这两句漫笔貌似偶然,实际上充满了豪迈昂扬的情调,与前面奇伟壮丽的边塞风光相呼应,构成了全诗雄劲壮阔的气势。

从行文角度看,这首诗虽是纪行,但或抒发内心感慨,或叙异域风光,一路写来,都给人一种自然天成之感。尤为引人注目的是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这两句诗极其出色,历来被传诵为写景的名句。

这首诗的特点是:诗中叙事虚中有实,其妙处在善于用事,基本上是借汉喻唐。全诗缀联汉人与匈奴对抗的各种典故,包括物名、官名、地名、人物、事件等,如“单车”、“属国”、“居延”、“汉塞”、“胡天”、“萧关”、“燕然”等,制造出一种寓于诗情画意的境界,给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。诗中写景,则是实中带虚,其妙处在于善用比兴。“征蓬”、“归雁”,是塞上景物,但蓬草飞转在秋天,鸿雁北归在春天,二物实不可得兼。而作者妙在实物虚写,不受时空限制,意在融注他奉命出使飘泊在外的悲壮情怀。“大漠孤烟”,也是西北边塞实景,但实中带虚,景中寓事,作者不仅以此阔大景象烘托悲壮的感情,更借以渲染战争的紧张气氛,或一场战争刚刚结束。“长河落日”,也使人感受到战争结束的一种平静气氛。(袁行霈主编《历代名篇赏析集成》书中林东海析《使至塞上》)。

这首诗充分表现了作者的艺术天才,无论是取景构图还是遣词造句,都十分生动、准确、工整,可以说是唐边塞诗中最光彩夺目的篇章之一。